宝岛网
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 » 地域特色 改革大潮中的乡土文化使者

改革大潮中的乡土文化使者

有6705人浏览 日期:2018-11-21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76岁的陈秋强出生于曹娥老区下沙村的一个普通农家。改革开放四十年,陈秋强担任过中学校长、厂长、酒店总经理、上市公司党委副书记及监事长。曹娥江水源远流长,祖传的血脉让他无论身兼何职,始终把文化放在心尖上。他成立了全国第一个以研究乡贤文化为宗旨的区域性民间组织,18年的坚守,他几乎将全部的精力投在了上虞乡贤文化的挖掘、抢救、复兴上,助推乡贤文化花开上虞、香飘全国。值此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本报记者再次对这位被誉为“乡贤背后的乡贤”进行采访。
 
 
课题一:“改革开放后,你在深圳经商获得了成功,为什么还是回上虞?”
 
背景:1988年3月,当了十几年校长的陈秋强,毅然下海去深圳经商。他也成了上虞教育系统第一个下海的教师。在深圳,陈秋强任深圳中联丝绸服装二厂厂长,将企业办得有声有色。
 
陈秋强自述:人的一生能碰到的机遇不多,深圳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搞经济工作在当时是比较前卫的。那时,我教书已经有23年,也想接受点新的挑战。
 
在深圳的这7年,我深刻体会到了游子的那份牵挂和乡情。虽然将户口迁到了深圳,在那里也有自己的事业和朋友,但每到夜深人静、空闲安逸之时,一种失落感、孤独感会袭上心头,总觉得自己与深圳格格不入。有人说我是儒商,其实儒商无非就是有文化的商人,而我认为自己是个文人。我出身寒门,但父亲是个农村“秀才”,从小在曹娥江畔耳濡目染的我,对文化有一种天生的痴迷。我领悟到,下海,只不过是想证明自己也会办企业而已,却并不是自己追求的目标。
 
1995年,我毅然返回故乡,出任卧龙大酒店总经理。1996年8月,卧龙大酒店正式开张,我充分利用酒店这个平台,提出“文化兴店”战略,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展现家乡文化、宣传上虞特色。杰出乡贤、著名导演谢晋曾称赞“卧龙大酒店办成了弘扬上虞地方文化的一个窗口”。1998年,上虞市委宣传部、绍兴市社科院、绍兴晚报还联合举办了“卧龙文化现象研讨会”。
 
也是在1998年,远在德国的曼海姆莱斯博物馆副馆长海宁毕绍夫博士来到上虞,想去“江南第一庙”曹娥庙看看,我为他当起“导游”。他很快将曹娥庙看了个遍,离开前对我说:“曹娥庙要保护好,一个国家如果不尊重应该尊重的历史,就意味着没有未来,没有希望。”我心头一震,我顿时觉得我有义务保护好家乡的历史。
 
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差不多每个双休日和节假日,我都要跑村落、探故居、访老人、找线索,足迹遍布上虞每个乡镇,想把上虞深厚的文化积淀都记录下来。
 
记者手记:“我在深圳经常做梦梦到家乡,回到家乡后却从来没有梦到过深圳。”采访中,陈秋强的这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深圳7年的经历,让陈秋强更加体会到“千年不断娘家路”的游子情结,更加迫切地想要宣传家乡。这也为他之后成立乡贤研究会、联系海内外虞籍乡亲埋下伏笔。
 
课题二:“你成立乡贤研究会的初心是什么,这些年,哪些事让你难忘?”
 
背景:2000年底,陈秋强与圈内人士商议,提出成立上虞乡贤研究会的建议。很快,大家的建议得到了相关领导的认可。2001年1月,上虞市乡贤研究会正式成立,成为全国第一个以研究乡贤文化为宗旨的区域性民间协会。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经叔平勉励:“乡贤精神,薪火传承。”奥运赤子何振梁寄语:“把对家乡人民的爱,化作推动家乡不断进步的力量。”
 
陈秋强自述:有一次,我专程去长塘拜访对地方文化颇有研究的退休教师郑广立,却不料老伴说他去年已经过世。后来有一天,我读上虞师范时的教师杜韶荣专程来到我的办公室,将自己收集珍藏了一辈子的上虞文史资料转赠给我,不久老人便过世了。隔了一段时间,90多岁的春晖中学退休教师刘克蔚找到我,他郑重地拿出两本笔记本说:“这是我的珍藏,里面有关于上虞历史文化的记录。将它交给你保管,也是完成了我有生之年的一个心愿。”
 
这些事情,让我油然而生一种紧迫感:先贤创造历史,我们有责任记录历史。我下定决心,要在有生之年为挖掘地方文化作出自己的努力。
 
乡贤研究会成立那天,谢晋导演凌晨才赶到卧龙大酒店,当天早上发表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拍完合照后,顾不上吃中饭,又急匆匆去赶飞机。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一幕总会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乡贤研究会成立之初,我们就把目光聚焦于“挖掘故乡历史,抢救文化遗产,弘扬乡贤精神,促进上虞发展”上。也是因着这份初心,“曹娥及孝文化”“东山文化”“梁祝文化”“白马湖文化”“王充专题”“魏伯阳专题”,都是研究会的重要课题;大舜庙重建,中国孝德文化之乡、中国英台之乡成功命名,曹娥江十八里景观带创意策划,都有我们的身影。
 
记者手记:乡贤研究会成立的那一年,陈秋强离退休只有2年时间了。他知道,自己一旦做出这个决定,退休后也过不上轻松的日子。他说,我在做我自己喜欢做又有意义的事情,虽然辛苦却也快乐!如今,76岁的他,还在继续奔波着!他组织开展30余次“走近虞籍乡贤”采访活动,与1800余位乡贤保持长期联系,参与各类乡贤文化活动……
 
课题三:“上虞创新发展乡贤文化已成为全国样板。在当前及今后,发展乡贤文化的重心在哪里?”
 
背景:2014年7月2日,《光明日报》相关报道充分肯定上虞乡贤文化,提出“乡贤文化的上虞现象”堪称典范。2015年5月21日,中宣部在上虞举行“全国创新发展乡贤文化现场会”,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王世明在讲话中强调:“要认真学习上虞经验,做到学到手、带回去、用起来。” 2015年,上虞被中国伦理学会授予“中国乡贤文化之乡”的称号。
 
陈秋强自述:上虞区委、区政府非常重视乡贤文化建设,不断赋予乡贤文化新的内涵,可以说,这些年来,乡贤文化已经由单一文化现象,升华为一种文化现象、经济现象、社会现象的结合体。上虞乡贤文化已由研究挖掘向培育传承深化,“乡贤回归”“基层治理”“新乡贤培育”, 许多新乡贤反哺家乡,已成为乡村治理的重要力量,也为乡村建设带来巨大的活力。
 
联合国高级翻译唐晓铨,成立“唐天心奖学金”,奖励家乡的优秀学子和贫困学生;上虞乡贤研究会丰惠分会会长卢守先组织成立老县城改造乡贤助阵群,成为了丰惠镇党委、政府的好帮手。
 
“挖掘古贤,凝聚今贤,培育新贤”成为我们创新发展乡贤文化的新思路。从去年开始,区委宣传部牵头启动新乡贤培育“青蓝工程”,200名优秀学子进入上虞乡贤“预备役”,研究会也将会不定期对接这些优秀学子,从感情上、精神上、物质上鼓励他们走上乡贤之路,不断增强他们的认同感、归属感。
 
记者手记:在陈秋强眼里,“乡贤”这个词有一种独特的魔力,他能激发爱乡之情,提高人们对家乡的向心力、凝聚力。
 
据不完全统计,仅2017年,我区在外乡贤、虞籍越商投资2500多万元,参与乡村振兴项目和乡村公益事业82个。今年已引进回归资金31.5亿元。至目前,我区已建立村级乡贤参事会和分会200余个,纳入乡贤会员5000余名,已成立以乡贤为核心的老娘舅工作室203个,专业民间调解组织5个,调处各类矛盾纠纷近1万件。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京ICP备09083964号-1